未成年人再犯罪问题调研 ——以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2015-2017案件为例
来源: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  发布时间:2018-07-02  点击次数:14599

摘要: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本文以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2015年-2017年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数据为基础,对未成年人再犯罪问题进行了调研,重点对再犯罪原因进行分析,从进一步推进和改善涉罪未成年人矫治工作提出合理建议,以期实现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能最大限度减少涉罪未成年人重新违法犯罪,帮助他们完成“再社会化”。

关键词:未成年人保护 再犯罪 矫治 

《刑事诉讼法》增设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特别程序专章,在保护未成年人权利方面实现了实质的飞跃,社会各界对于少年司法的关注度也日益提高。未成年人再犯罪问题也应引起足够重视,尤其是初犯和再犯罪时均系未成年人的案件,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反应出涉罪未成年人司法矫治效果不够理想。研究此类案件的特点,对未成年人再犯罪原因进行分析,并试图提出有效建议加以改善具有重要意义。

一、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2015年—2017年办理未成年人再犯罪案件情况

2015年—2017年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受理审查起诉的未成年人再犯罪案件5件5人,人数占受理审查起诉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6.8%。虽然总体上看未成年人再犯罪的数据情况较好,但需要明确的是,上述数据未能将自流井辖区内未成年时期曾受刑事处罚,成年后再犯罪的标本进行涵盖。此外,还应考虑到的是,在目前的刑事司法政策指导下,大多数未成年人轻微犯罪行为最终不会进入审查起诉的程序。故上述统计数据反应出涉罪未成年人承担刑事责任后矫治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1、从主体性别特征看,再犯罪主体均为男性,表明男性的矫正可能更加困难。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女性未成年人犯罪人数总体较少,在对未成年人的法治宣传教育和犯罪预防方面,对于男性应更为关注。

2、从主体家庭状况均看,监护条件并不理想,5名涉罪未成年人的父母均系外出务工人员,文化程度偏低。5名涉罪未成年人的学习和生活均由外公、外婆或爷爷、奶奶照料,父母更多的仅从经济方面提供支持,在亲子关系、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沟通上都存在一定程度的障碍。其中父母离异的1人。例如董某聚因父母收入低,父亲身体不好,无力对其进行管教,长期跟随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对其只是嘘寒问暖,对其精神世界和交往情况一概不知。董某聚在暑假期间到同兴路的酒吧管理有偿陪侍人员,长期夜不归宿,其家人对此竟毫不知情。

3、从主体年龄看,14——16周岁有2人,17周岁有3人。这也直接反应出两次犯罪之间的时间间隔较短,有3人系缓刑期内或附条件不起诉考验期内再犯罪,有2 人系刑释诉讼活动期间再犯罪。例如曾某林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取保候审,承办人在了解到曾某林在外与人合租后,多次与其父进行沟通,要求其加强对曾某林的管理、教育。曾父均表示曾某林在其朋友处上班,自己能够有效监督、掌握曾某林的思想和行为动态。然而,曾某林在开庭前一晚又因哥们义气伙同朋友随意追打他人,涉嫌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

4、从主体生存状况看,再犯罪未成年人从前一次被处罚到后一次被处罚期间是学生的有1人(职高在读);处于无业闲散状态的有4人;多数为初中毕业后不再读书,无固定职业和收入来源。从其平时生活状态和活动范围看,80%都是KTV、酒吧、足浴城等娱乐行服务业的从业人员。这类社会末端的工作不仅在发挥强化未成年人社会联系方面的作用比较脆弱,其所处的环境更容易招致违法犯罪的再发生。

5、从主体两次涉罪行为的处罚措施来看,第一次为非监禁措施的有5人,占100%;第二次为监禁措施的有5人,占100%。5名涉罪未成年人均被法院判处监禁刑。

6、从罪名分布来看,涉及寻衅滋事罪、盗窃罪、非法拘禁罪和故意伤害罪。

二、未成年人再犯罪原因分析

分析和研究未成年人再犯罪的原因,对预防和控制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具有重要的意义。经过调研我们发现,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主要受到年龄、问题家庭、闲散状态、情感缺失、认知缺陷、社会环境等因素的影响,而再犯罪依然深刻受到以上因素的影响。具体而言,未成年人再犯罪的原因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主体个人原因。(1)因金钱利益而再犯罪的有1人,占再犯罪的20%;(2)在社会游走的边青,长期处于闲散状态,容易无事生非,继而因为讲义气或者冲动而再犯罪的有3人,占60%;(3)因没有钱开销平时的生活,找认识的人要钱不成,继而对其限制人身自由,转换为非法拘禁的1人,占20%。从主体犯罪动因看学历低,多为初中毕业(肄业)后不再继续读书,四处打临工,无固定职业和稳定收入来源,处于闲散状态的社会边缘,需要生存,继而走上盗窃、寻衅滋事等犯罪道路上。例如周某礼初中阶段不想读书了,其父打骂之后仍然没能说服周某礼,便安排周某礼到昆明去投靠亲戚,在餐馆打工。周某礼因在餐馆帮厨太过辛苦,而且收入很低,于是出走,但又找不到另外的工作,在网吧上网时就偷了别人的手机。同时也由于学历低且无一技之长,未成年人无法找到稳定合适且有发展前途的工作,长期处在社会边缘游走或底层活动,结识的朋友层次有限,不能为其以后的发展做规划和指导。

2、主体家庭原因。再犯罪未成年人的家庭关系普遍存在问题。(1)父母长期外出务工,经济收入有限,不具备较好的监护条件以及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2)正因其父母长期外出务工缺少和孩子沟通交流,让孩子在与父母的感情上有缺失或缺陷。(3)父母本身学历不高,在教育孩子以及和孩子的沟通交流方式方法上有局限性。更进一步表明残缺家庭和缺乏监护的子女更容易走向违法犯罪的道路。如周某礼盗窃典型案列,在办案过程中,其父亲明确表示父母无法对周某礼进行有效监管,希望司法机关继续将周某礼关押。由于父母长期在外务工,与父母关系一般,沟通交流不多。未成年人因为情感缺失,无人关心,无法得到来自血缘亲属的关心和理解深陷不良交往,因罪错的社会交往中再次触犯刑法。

3、社会原因。对于曾被处罚过的未成年人,社会容易贴上负面标签,不愿给其工作机会以及不愿接纳。这样的社会态度不易帮助未成年人顺利回归社会,因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这些曾被处罚过的未成年人再次走上再犯罪的道路。

4、经济状况不佳和情感缺失。从调研结果看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受理的5人均是家庭收入微薄,未成年人因为无法满足其生活娱乐支出,因经济问题实施犯罪的占100%,无论是寻衅滋事还是非法拘禁等皆因钱而引发。因为前文所述的家庭监护不利的原因,也导致第一次被处罚的未成年人因为情感的需求,继续沿袭以前的不良生活习惯和交往圈子,继续在触法边缘徘徊。

5、因首次犯罪处罚结果较轻而心存侥幸。在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受理的未成年人再犯罪的5人来看,均是非监禁措施,占比100%。因本着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少捕、慎诉的工作方针,检察院均采取的取保候审措施,法院在第一次处罚是也均判处了非监禁刑。但显然非监禁的处罚措施,导致涉罪未成年人误认为未成年人的身份可以成为他们的保护伞,让他们轻易躲避律法的约束或制裁。

三、降低未成年人再犯罪发生率的建议

对目前的状况进行调研的结果发现,未成年人犯罪的主要原因是情感缺失、经济贫困和无业闲散状态。因此,对于如何降低未成年人再犯罪发生率,主要的关注点和措施建议有:

第一、应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罪错未成年人的矫治的社会化支持体系。在目前的刑事政策之下,对于未成年人犯罪后处以的刑罚总体较轻。但从处罚后果看,短期监禁刑的执行状况并不理想,因为看守所和监狱的客观条件所致,未成年人分仓关押的执行情况不佳,反而可能导致未成年人在羁押期间受到交叉感染。从非监禁刑的执行情况看,目前我辖区内的社区矫正机关已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灵犀社工承担缓刑考验期内的矫治工作。司法社工组织有针对性的将未成年人单独组成小组,开展诸如关心留守儿童、服务社区老年人等活动,从情感和认知等多个方面期望施加正面影响,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司法办案人员因为承担的诉讼角色不同,能够对罪错未成年人施加的影响毕竟有限。此外如何寻求更多的社会支持,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帮助罪错未成年人回归社会,是值得所有人重视和关注的问题。

第二、在性别上,应重点关注男性未成年人;在年龄方面,重点关注16——18周岁的未成年人。干预和矫治措施应采取差异化的方法。

第三、问题家庭在未成年人再犯罪存在重要影响,如何促进亲子关系和缩短亲子距离是有关政府部门工作的方向。对于涉罪未成年人,如果家庭没有做到充分的关心、信任,在帮助和教育的环节缺位,未成年人会有一种被抛弃感,继而在不良交往中寻求归属和认同。从目前状况看,父母、子女双方大多均能够认识到家庭问题的存在,但不能找到合适的方法进行有效的沟通,需要得到专业的引导和支持。

第四、学校在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控制方面没有发挥应有的功能,学生对于学校教育持负面评价,对规则不清楚、不重视,义务教育阶段辍学率应引起足够的关注。在未成年人的社会观念中,认知的缺失是一个重要的边界,主要表现为是非观的错位、道德的缺失和法律观念的缺失。因此,学校应该增强社会责任感,在重视升学教育的同时,注重引导未成年人对于学习的兴趣,同时应该增加未成年人规则意识、法治思维的培养,补足部分未成年人家庭教育能力缺位的短板。
[打印] - [收藏] - [关闭]
上一条: 暂无信息
下一条: 孩子不是父母的私产 —从李征琴案看未成年人保护

川公网安备 51030002000044号